小候鸟艺术计划

在北京的城乡结合部,生活着很多“小候鸟”,他们是和自己来北京打工的父母一起迁徙的孩子们。由于不在原籍上学,他们不能够享受中国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一个特殊的因缘,使我认识了我工作室附近的一个打工子弟学校(昌平区兰各庄村东方红学校)的校长。从他那里,我得知由于家长收入的不稳定,这个学校有一些孩子经常交不起一年三千多元的学费。还有一个四年级的女生LJ,由于出生窒息导致的脑瘫后遗症使得她很难像其他孩子一样跑跳,每天只能弯着腰用脚尖行走来到学校读书,还经常摔跤。三岁时的手术已经使家庭外债累累。父母为了给她看病,来到北京,做着卖水果的生意,生活非常艰辛。LJ的父母非常希望能给孩子再做一个修复手术,争取让日渐长大的孩子能拥有一个独立生活的未来。

IMG_0773

2014年7月初,和中欧文创协会的好友郑清彦与贺彩虹商量之后,我们为这些孩子创建了“小候鸟艺术计划”。希望通过让孩子们接触艺术、爱上艺术、创作艺术,再由我们组织展览和销售,让“小候鸟”们能通过自己的双手、通过创作来为家庭减轻一份负担,并将自己作品销售的三分之一捐助给需要做手术同学LJ。通过艺术带给孩子们快乐、独立和帮助别人的机会。

彩虹姐和赵晓鈞先生买了我之前的两件作品,我们就用这件作品的利润作为成本,购买了画材和相机,邀请东方红学校的二十几名家庭比较困难的同学利用暑假的时间来我的工作室学习绘画和摄影。每周三天,我和孩子们画了一个暑假。开学后,孩子们就改为每周末来工作室创作。

IMG_3812

IMG_1197

我在法国学的是摄影专业,教孩子们摄影技术和观察生活的方法对我并不难。四台尼康的小型数码相机在二十个孩子手中轮换着,所有照片都是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他们独立拍摄的。为了避开孩子们绘画基础薄弱的问题,又希望让他们觉得画画是件有趣的事,我和他们一起用熨斗、油画棒、吹风机、画布等材料尝试着创作,完成一百多件小画作。而这个过程的实现,也是和几十位义工无私支持分不开的。

IMG_3944

IMG_1513

到2014年12月止,我们一共举办了两个艺术展。第一个是在村里的菜市场举办的名为《小候鸟的夏天》的画展。之所以选在菜市场做展览,是因为我在2008年创作了作品《共和国民工俑》,并在798艺术区的一家法国画廊展出。这个作品获得了很多成功,可是却没有一个民工兄弟来现场看过我的展览。这件事使我一直很遗憾。而这一次,我希望这些终日为温饱奔波着的打工者们能在身边最方便的地方看到他们子女的艺术展,这个地方就选在了最热闹的菜市场。

09201

09205

MG_0842

第二个展览是在798艺术区的本汐美术馆举办的《候鸟——文芳与打工子弟艺术展》。郑清彦作为策展人帮我们找到了这家小型美术馆,他们愿意免费提供展览场地。开幕的时候,所有的“小候鸟们”都被请到现场,作为小艺术家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IMG_9774

19

IMG_1082

IMG_1089

肖像系列

14

3

展览为期一个月,各方朋友的努力使得孩子们的作品销售了一大半。孩子们的个人收入从200元到2000元不等,这还不包括他们捐给同学的手术费。孩子们的捐助加上我专门为LJ手术义卖的新作品收入,2015年1月5日,我们交清了LJ在中日友好医院两万三千多元的手术费。

IMG_3373

IMG_3431

从2008年创作的《共和国民工俑》,到2009-2011年间与宁夏农村妇女合作了三年的艺术计划,一直到2014年的“小候鸟艺术计划”。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总是和这些底层的劳动者合作做艺术,我想是因为我小的时候是个和他们一样的穷孩子。不到十岁的我就悲催地明白:穷困和艺术是不可兼容的。每个人都有他的心结,我想我的心结就在于此。所以我希望用一辈子做一点努力,让艺术不只成为高高在上的,和普通劳动者没有关系的,锦上添花的一个工作。我希望这些普通劳动者不仅仅作为艺术的素材,或者是艺术品的制作者,他们更能成为艺术作品的创作者和欣赏者。而这个参与的过程,是独立而又有尊严的。

这个计划到目前持续了7个月,我和策展人郑清彦都因为生计问题,需要去做一些别的工作。很多家长问我:2015年,我是不是还会继续教孩子们画画,我说:“机缘和合的话,我们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