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 (一)

这组装置作品的名字叫做《第二性》。每本书上都用宁夏特有的立体刺绣技术像纳鞋底一样绣着一个独有的传统图案,承载这些刺绣的是法国著名女性作家西蒙娜.德.波伏娃 Simone de Beauvoir撰写的著作《第二性》的中文版。原著1949年出版,被学术界看做西方女权运动的圣经。她在书中以非常理性的方式分析了女性在社会中所面临的不公待遇以及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可能。

而我,在我的作品中用这本书作为材料,并非是为了向本书致敬,而是提供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视角和一种文化的对照。这个想法是我在和宁夏百花刺绣合作社的姐妹们一起工作的三年中逐渐形成的。她们并不是些很特别的女人,而是和千千万万生活在中国腹地的农村妇女们一样,总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一种反差,就是她们生存环境的艰辛和她们乐观、知足的态度之间的反差。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一起谈心的时候聊到了生育问题。由于这些妇女们的家地处西部干旱的乡村,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家中进行生产。而且由于物质条件极其有限,生产的时候和之后的一个月中垫在她们身下的不是被褥,而是用铁锅炒热的黄土。当我露出夹杂着惊讶和同情的表情时,她们却笑着对我说,那土用筛子筛过,很细。而且因为用锅炒热了,所以可以避免生产和坐月子的时候着凉,言语间充满了满足感和幸福。

我想波伏娃写这本书的目的一定也是为她自己和其他女性争取幸福,为此她受了高等教育,选择不生育,成为西方独立女性的典范之一。但我经常在想: 幸福到底是靠争取和计算,还是靠付出和宽容得来的?获得知识本身是否能让我们更接近幸福呢?

带着这些问题,我和百花刺绣合作社的姐妹们完成了《第二性》的创作,她们用她们的文字—-那些传承了世世代代的花纹将这本西方女性主义的圣经绣穿后呈现给大家,希望每个观众都能找到他自己的答案。

(此作品与宁夏百花刺绣合作社合作完成)

材料:中文版《第二性》x 64本,白棉线

版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