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冷战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又好象从来没有真正走开过。这时常让我觉得伤心。同样是这个小小星球的一个种群——人类,却要被分为敌我双方。保卫自己的组织、杀戮敌人的人被称作英雄和爱国主义者,仿佛对方就不是父母所生,而是魔鬼的后裔。我们往往停留在那样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之中,非此即彼,总要在好与不好之间、赞同与反对之间做出选择,必须旗帜鲜明。就像当年毛主席说的:凡是敌人赞同的我们全都反对,凡是他们反对的我们全都赞同。
而我,希望站在两者之间。
这个作品以2008年的中国实事为素材,我将我拍摄的中国电视新闻报道图象和境外重要新闻媒体对08年中国实事报道的网页拷屏印在红砖上,每块砖是一个图象。然后用这些红砖砌了一座2008年建成的新CCTV的大楼模型。
其中境外媒体涉及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国际先驱论坛报),BBC,Reuters(路透社),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CNN,Fox,Libération(自由报),Le point(观点周刊), Le Nouvel Observateur(新观察家)La Repubblica(共和国报)等,涉及语言有中文、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涉及到的事件包括北京奥运、四川地震、牛奶污染、神七登月、西藏问题、台湾问题等。
这让我想起了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片中由一个命案引发了对人性深刻的思考。涉及到案件的四个人都由于私利的考虑而在某种程度上说了慌。而综合了四个人的口述,观众才了解了真相。影片的结尾,导演故意给了大家一个希望——人性爱与善的希望。我不确定有这样的必要,因为即使没有这样的结尾,我也不会如此鄙视这四个人。因为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中国俗语说: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人类并非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与重要,而只不过是一些共享着有限的资源,因而有着利益冲突的弱小生命罢了。学会理解别人也许就是善待自己的开始。
看这个片子的时候还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我很羡慕可以在衙门旁听案件审理的观众。因为如果我们只听了其中一个人的陈述,一定会旗帜鲜明的对恶人严惩不待,而不会有我以上的感受。只有以旁观者的视角了解各方的陈述后,我们才能暂离冷战时期的非敌即友的观念,来心平气和的进行理性的思考。所以,《罗生门》在中国的展出对于我就非常重要。
对于我们的国民,我知道这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在我们成长的那个时代是不允许表达另类观点的,以至于大多数人有对不同声音条件反射般的恐惧和憎恨。但我的观点同样不是接受西方话语霸权,一味的自惭形秽。中国古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座山不止是中国,还有整个世界。
材料:红色陶砖、木头
尺寸:350cm x 180cm x 180cm
版数:1+3AP